嗨起书屋 - 言情小说 - 掌上明珠(父女1V1)在线阅读 - 20

20

    “我来试试。”

    沈星耀收回开门的手,将身子转向沈袅婷。

    沈袅婷看他有所动作,心脏猛然砰砰跳了几下,有些局促地乖乖点头,可内心却有汹涌波涛,开始忍不住责怪起自己来。

    啧,怎么又像以前一样啥事解决不了就叫他了呢,啊,真是的,本来还尴尬着…

    她想着,连忙松开手。

    却不料,在抽手的瞬间,沈星耀的手同时向下,二人手指轻轻相触,纤长指尖同皮rou轻柔地剐蹭了一下,猛然间,闪光电流,迅速窜满了全身。

    “嗯…”沈袅婷下意识吟出声,身子有着小幅度的震颤微抖。

    二人的动作齐齐停止,像石化了的雕塑一样,谁都没有了要前进的动力。

    尴尬静默的氛围,心脏越跳越快,沈袅婷受不了浑身那阵异样的酥痒,咬了咬嘴唇,抬起闪烁的眸,怯怯地望向了沈星耀。

    喉头下咽,那骨感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他看见她一双受伤小鹿般的眸,水灵灵的,映射着昏黄的灯光,纤细浓密的羽睫像一只脆弱又病态飞舞的蝴蝶,待人……摧残。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下体立马有了反应,以飞快的速度挺硬而起,在裤裆处鼓起了一个巨大帐篷。

    封闭的空间内,氧气逐渐被耗尽,寂静的停车场也无人来扰,静得能听见人那本欲隐藏起来的心跳。

    扑通——扑通——

    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敲击着心扉,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我……”不知道彼此注视了多久,沈星耀口干舌燥地收回手,想要说些什么。

    沈袅婷这才从那异常麻木的氛围中脱身而出,连忙将视线移开,五指蜷缩进细嫩的皮rou。

    太奇怪了……

    她摇了摇头,感受着下体汩汩潮湿热流,微微夹了夹腿,感受着剧烈的心跳。

    太奇怪了刚才……

    她…她就好像给下了蛊一样,四肢百骸都痒得发酸,看见他就难以呼吸,一点劲都没有,甚至想要哭,想要他摸摸自己……

    “我…我给你解开。”

    沈星耀看见她收了手,便结巴着伸手去给他解安全带,沈袅婷偏头尴尬地应声,二人都心照不宣地不看对方。

    怎么就这样了呢,沈袅婷在心里想到。

    “咔——”的一声,安全带的卡片给抽了出来,那阵紧箍的束缚感消失,黑带回流,沈袅婷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好了…”

    沈星耀不自在地发声说道,又忍着下身的异样端坐了回去。

    太胀了……

    他下意识地攥紧拳头,脸色微红。

    沈袅婷再一次点头,目光看向一旁的白线,“谢…谢谢。”

    这话一出,她自己都震惊了。

    怎…怎么会如此生分,她拧紧了眉头,藏起来的脸露出哭丧样。

    “婷婷…”沈星耀克制住体内的冲动唤着她,他现在百分百确定她是知道的,但他就想知道昨晚…昨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像这样…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裆部的崛起,又继续想到,像这样做了什么……

    她可是他的宝贝啊,他本不该的,可他……

    他咬紧牙关,忍着喉间的哽咽疼痛,强硬地压抑着自己那横冲直撞的情绪。

    沈袅婷听见他的呼唤,心里掂量了几分,刚作好建设,深呼吸一口气,微笑着想要打破这死局,可一转头,她却直直看见了他那处潜伏着地巨大蓬勃的凸起。

    一瞬间,笑容僵硬在脸上。

    “啊——”

    她猛地一转身,立刻就想逃窜,尽管它还躲在裤子里,那视觉上给予她的冲击还是不容小觑的,丝毫不比昨晚亲眼目睹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早已锁定好了猎物,正准备伺机而发的野兽。

    她忘了开门,头重重地撞在了车窗玻璃上,发出一声巨大的“砰”声。

    “婷婷!”那清脆的声响传入沈星耀的耳内,他神色猛然一转,满脸的担心与忧虑,转身便丝毫不顾一切,朝她倾去。

    “啊……”

    沈袅婷呲牙咧嘴的,给撞得脑门发麻,拿她双手抱头,感受着那股疼痛聚焦在脑门那点上,在不断朝四周蔓延。

    铁定给撞个包出来,沈袅婷红着眼睛骂着。

    “婷婷…”

    沈星耀神色焦急,伸手探向她,却在触碰到她手臂的瞬间,被她猛地躲了开去。

    “我…我没事!!啊嘶…”

    沈袅婷左手捂着脑门,右手不断摸索着开门的锁扣,半眯着眼睛分不清方向地不断重复着:“我…我真的没事,我…我先走…走了。”

    终于,门被打开,她像找着了生机一般地迅速冲了出去,慌乱无措地,也没能料到那门槛也能给自己绊一脚。

    “啊!”

    她整个狗吃屎的模样,摔到了地上。

    沈星耀见状立马下了车,焦急忙慌地赶往她身边,可她就跟后脑门长了眼睛似的,看着他不断靠近,一骨碌就从地上瘸瘸拐拐地站起身,“真!!!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她强忍着疼,略带哭腔地大声说着,几近疼到泪流满面,也自顾自地背着他,看着一片空气说明自己无碍。

    “我先上去!”

    她是一点儿没让他碰上自己,站起身后就朝楼梯口跑了。

    “楼…楼梯在这边。”

    沈星耀面色忧郁又憔悴,他自己心理生理也有一大堆问难搞的问题,但看着沈袅婷朝停车场出口跑,还是默默地提醒了一句。

    十几秒后,跑出约有五十米的沈袅婷,又以极快的速度朝反方向飞奔。

    “啊啊啊——我!没!事!”

    ———

    沈袅婷从来没有自己走过楼梯,虽说她家楼层并不是特高,但十二层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她脑子一抽就一路冲到了家里。

    一回家,因为怕沈星耀坐电梯提前回来,进屋的时候全程闭着眼睛,主打一个只要我看不见,那他就是不存在的心理,磕磕碰碰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咔嚓——”

    她迅速将门反锁,随后,才缓过神来,浑身脱力,靠着门背一整个滑坐到地上。

    胸部剧烈起伏着,她大口喘着粗气,随后一阵崩溃的无力感便顺着数万经络直直冲向了她的心头。

    又想哭了。

    她蜷曲双腿将自己环抱起来,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窝里。

    怎么会这样啊……他和沈星耀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他们是不是回不到过去了,如果像这样一直下去,他们以后又该如何相处啊……

    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她抬起指尖深深地剜进腿间皮rou,眼泪似隐形的刀刃一般划过她的脸颊,随后将余力四散,跌落到地上,烙上深刻的印记。

    大门的开锁声又传来了,沈袅婷徐徐抬起头,知道是他。

    四肢迅速传来一股逃窜的力,她忍着擦掉眼上的泪,强令自己不动弹。

    可是就是好想逃啊。

    她喉头哽咽,听着那脚步不断靠近,随后停顿在她房门前。

    “婷婷……”“我睡了!”

    二人的话同时响起,谁都没听清谁的话,可谁都知道对方话里的意思。

    又是一阵窒息的寂静,沈星耀站在她门前,轻轻将手掌贴了上去,他的身形高大,客厅的灯蒙蒙亮,像一个著名的画师一样,将他的身影描摹,投射成一道黑色剪影。

    他站着,没有再听到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微微靠在她的门前,强忍着胸腔内传来的剧烈疼痛感,感受着guntang的泪从眼角流下。

    “婷婷……”他嗓音极其微弱,默默唤着她。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本只想做个负责任的父亲,他只想永远都是他的父亲,只想她好好的,永远将她捧在掌心疼爱,让她一世无忧无虑的,可现在的他却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猪狗不如的禽兽,一个只会不断对自己女儿发情的禽兽。

    他将一切都毁掉了,就像曾经的所有一样,但凡被他触碰,无一例外全部都会消失殆尽。

    他的婷婷会如何待他这般的禽兽,他要再如何面对她,她会恨死他吧,会报警抓他吧。

    真是活该啊!!沈星耀……活该你天煞孤星啊…

    他哭得默声,没有一点的生气,可浑身的颤抖都透着他的绝望与伤心,他不敢有任何的大动作,只是轻轻贴着她的木门,嘴上不断道着歉:“对不起啊,对不起,婷婷……”

    那絮絮碎语渐渐传入她的耳廓,一霎那,她只感觉心脏像是被五指紧紧握住一样无法跳动,疼到她窒息。

    抬手捂住嘴唇,眼泪也大把大把地掉落,她近乎张口强迫的自己的手指,直到那浓烈的血腥儿窜满了整个口腔,她才缓过神。

    她好想出去,她好想抱抱他,可她…他们…已经不能够是曾经的他们了,之后又该如何呢?他们定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星耀才从地上昏沉沉地醒来。

    浑身黏腻得她难受,可她却没有任何打理自己的想法,浑浑噩噩地,她揉了揉红肿的眼睛。

    嗡嗡——

    徐爱心?:「因为什么我还不想说,不过肯定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另有他人,我,只是帮手而已。」

    沈袅婷看着发送来的一段云里雾里的话,再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还有点抽抽,整理下情绪后,她便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