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起书屋 - 言情小说 - 小可怜受难记(男全处抹布短篇合集)在线阅读 - 冤罪(6)

冤罪(6)

    欢快的舞曲旋律中,一个头部缠着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睛的男生坐在舞厅角落的沙发上,旁边正竖着一根挂着吊瓶的架子,里面是给无法进食的他注射的葡萄糖。

    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零食果盘饮料,但他却毫无胃口、而且有胃口也没有嘴巴去吃。

    男生的目光落在舞池中央,那里正有一对璧人刚结束一曲。其中的男生正向女生单膝下跪,似乎还打开了一个小盒子想要送给女生。

    周围的人在起哄,不过不是普通版看见有人求婚时让女生答应他的起哄,而是专属于有人向米佳旎求爱时的起哄:

    “舔一次!舔一次!佳旎,这块宝石你不是想要很久了吗,就让陆哥给你舔一次满足一下他吧!”

    他们欢呼着、期待着,似乎只要米佳旎点头,那等下一次拿到她想要事物的是他们时,就也能得到此殊荣。

    若是正常情况,被起哄的女生要么因为不好意思拒绝而点头答应,要么反感这种不打招呼就当众逼迫的行为直接甩袖离去。但现在不是正常情况,米佳旎也早已见惯类似的场景。

    她只是环顾一圈,然后露出挑逗的笑容:

    “好啊,那你就在这里舔吧!”

    她踢掉细高跟的舞鞋,一脚踩在单膝跪地的男生脸上:

    “不过,你只配舔我的脚。”

    ……

    “噗……”

    从下水道中涌出有一米深血水的淋浴间里,米佳旎向后跌坐,屁股与血水水面接触,不由为那黏滑的触感所震撼。

    血水的水花在于淋浴间而言还算宽敞,但由于淋浴间占地面积仍然不足十平米,于米佳旎而言依旧狭窄的空间里飞溅。不过当米佳旎跌坐至一半时,它的浮力却又托着她的屁股,没让她彻底淹没在血水之中。

    “呀啊啊!”

    慌乱的米佳旎挣扎着向上抬起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让自己重新站起来。

    然而,飞溅的红色水珠似乎具有目的性地打在她的双臂上,带给她一股远超水花飞溅冲击力的推力,迫使她一点点被身体周遭的水流带着飘向远离淋浴间玻璃门和其他三面墙壁的正中心位置。

    “救、救……”

    被突发的灵异事件吓得惊恐万分的米佳旎毫无自救方案,除了无用的呼救之外也只剩下求饶一条路可走:

    “鬼大人、鬼神仙!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求求你放过我,我立刻给你烧纸钱,或者烧、烧什么都行!”

    如此简单的“供品”丝毫无法引起灵异事件主谋的兴趣,米佳旎被血水水流牵引移动的状况没有发生半点改变。

    她保持着后摔到一半、如同坐姿的状态“坐”在淋浴间正中央的血水中。

    一米多深的血水对于这个姿势的米佳旎来说,深度仅在她胸部下方一点点。双脚踩在地砖上的她试图站起,可血水过于湿滑,她总有自已一旦起身就会继续跌倒、然后整个人都被血水淹没的预感。

    另外,血红色看不见底下状态的水面下,rou眼无法区分的水分子像是一只只rou眼看不见的手,轻轻搭在她的皮肤上,即便不用力她似乎也难以挣脱。

    “求、求求你放过我吧……”

    米佳旎觉得身体周遭的血水越来越浓稠,凡是跟它接触的地方想要动弹越来越艰难,直到她整个人都被固定在原地。

    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活到二十二岁,不信教也算是个唯物主义者,最后居然会碰上真的鬼怪死于非命。

    感受着黏滑的血水在自己的身体上流动,恐惧之余也放弃地觉得自己或许必死无疑的米佳旎,只希望被鬼杀死不要太痛苦就好。

    然而,血水除了可怕的颜色和突兀的出现给没有这方面防备的米佳旎的精神造成极大的惊吓之外,直到现在并未对她的rou体造成任何伤害。

    又叫嚷着求饶了一会儿的米佳旎渐渐止住声音,不知所措地呆坐在原地。

    “唔!”

    她试着抬动双手,但被飞溅的血水拽到血池中的胳膊却仿佛被牢牢黏在血水中无法动弹。

    “呃呃、咦!”

    手没法动于是也没想要动腿,可米佳旎却发觉自己的双腿像是被血水拉拽着朝两边打开。

    有动静在灵异事件中属于可怕的预警,她一下子又开始惊慌,才停止的求饶再度惊叫着乱喊:

    “鬼大人饶命啊!你想要纸钱还是要纸房子、纸仆人都好说!或者、或者是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别杀我、别杀我!”

    不是灵媒也没有接触过相关人士、甚至连传统丧葬习俗都半点不懂的米佳旎完全不清楚什么条件才能打动鬼怪,也不知道现在制造灵异现象的鬼怪想要什么。

    那鬼怪没有发出作为人类的她能够听懂的语言,只有略显冰冷的室温和耳畔若有似无的气流呼声在告诉米佳旎,她的身边真的有看不见的“脏东西”,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鬼”。

    血水的红色透明度较低,米佳旎看不清水面下的景象,只有身体上的触感在告诉她,血水分开她的双腿后,位于两腿中间那个地方的水流流速要比其他地方快很多。加剧的流水滑动给米佳旎的花xue带来阵阵酥麻之意,触感相比其他地方非常明显。

    如果是在别的场景,米佳旎穿着衣服或者没有这样的对比,在恐惧的情况下她不会往那方面想。

    可是,在灵异事件开始前一会儿会儿,她才刚刚用自慰的方式清洗过花xue……

    “鬼、鬼大人想要我的身体吗?拜托你别杀我,想要我的身体的话随时都可……啊!”

    剧烈震荡的水分子凝结成难以分割的水柱,犹如人类男性的性器形状一般分开xue口的两片花瓣,如米佳旎所想那般插入了她的身体。

    “鬼、鬼大人……”

    比起被鬼杀害,被鬼侵犯就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米佳旎温顺地收缩起双腿间的肌rou,企图让侵犯自己的鬼喜欢上这种感觉:

    “这样你觉得还舒服吗?需不需要我……啊啊!”

    射进米佳旎肚子里的冰冷jingye代表着鬼魅的温度,把她浇了个透心凉。

    这才插进去多久,算上用水流摸她花xue……不,哪怕从灵异事件开始算也还没有到五分钟。

    看来这只鬼还是个处男鬼,也许他缠上米佳旎为的就是了结自己生前未完成的心愿——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用米佳旎的身体。

    心中有了这样的猜测,无法与鬼交流完成印证的米佳旎希望事实就是如此。因为这样的话,她完全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体满足鬼怪的愿望,只求他早日超生别继续缠着自己。

    只是这只鬼的jingye好冷,太冷了。被鬼内射会不会怀孕诞下死婴或者单纯被冻感冒,这都可以在脱离危险之后再去考虑,眼下更重要的依然还是让这只色鬼放过她。

    身体不自觉紧绷的米佳旎仍然努力讨好看不见的鬼怪,为恳请他不要杀掉自己而继续邀请道:

    “只做一次……还这么快就结束不够吧,要不要再来……唔嗯!”

    或许是米佳旎说鬼“快”伤害到了他的自尊心,那只鬼仍然埋在米佳旎花xue里的水柱型性器再度开始抽插。而且水柱表面的水分子剧烈震荡,带给米佳旎一种仿佛被轻微电流通过般的酥麻感。

    因为很轻微所以不痛苦,而且因为是yindao内全方面无死角的刺激,所以对于yindao内有多处敏感点的米佳旎来说快感尤其多。

    再加上前不久自慰的高潮与被插入前xue口的爱抚,本就想要用身体色诱鬼怪的她不由地纵情浪叫道:

    “啊啊,太快了,受不住、受不住啊……”

    血水水面下不断在米佳旎的身体里抽插,连带着周围其它原本固定米佳旎身体不动的血水也有了从轻微开始、慢慢加剧的波动。

    激烈的活塞运动带着米佳旎的身体前后晃动,让扎马步般“坐”在血水中的她几度差点仰倒。

    “啊啊、哈……真、真不行……我要、要去了……呀啊啊!”

    数十分钟激烈的抽插与全方位的刺激后,米佳旎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边抖着腿喷水,一边面朝天花板,往血池中瘫软而去。